林世康 香港股票仍具防御力

2020-07-17 阅读 155 次 作者: 来源: 关注生活
林世康 香港股票仍具防御力

全球风险(中美贸易争端)以及经济环境转弱(全球製造业放缓)令金融市场承受重压。香港股市(MSCI香港指数)也因上述以及其他风险因素,而在最近数周出现回调。虽然我们认为MSCI香港指数的估值仍在合理水平,但挥之不去的贸易不确定性再加上经济前景欠佳,可能抑制该指数在短期内的上行空间。

中美贸易战升级

随着5月初中美贸易紧张局势升级,最近数周香港股市相对于地区基準指数的亮眼表现已迅速逆转。我们的基準情景依然是中美两国在经历崎岖的谈判过程后,最终可望达成协议或休兵。鉴于贸易争端的负面影响,我们已将2019年中国GDP 增长预测从6.4%下调至6.2%。内地经济放缓会对香港经济产生直接负面影响,而人民币走弱已开始令消费承压。除了中美贸易紧张局势外,最近香港因引渡条例引发的抗议活动也增加不确定性。

目前MSCI 香港指数的远期市盈率(P/E)为14.8 倍,远期市账率(P/B)为1.2 倍,皆与5年均值相符。儘管我们认为此估值处于公允水平且受到良好支撑(我们预计盈利增长约7%,股本回报率约为10.5%),但全球不确定性持续和经济前景疲弱将限制估值上调空间,尤其是在近期内。鉴于这些不确定因素将在未来几个月左右市场走势,我们预计市场波动将继续高企。

鉴于香港股市的波动性升高,我们建议採取槓铃策略,看好以下类股:1)具有稳健股息收益率的防御型股票,以及2)直接受益于粤港澳大湾区计划的股票。实际上,我们认为当前的中美贸易摩擦有利于推动大湾区的开发建设。

目前,我们在亚洲战术资产配置中不看好香港股票,主要原因在于香港盈利修正趋势相对疲弱,且股本回报率(ROE)低于区域内其他市场,可能导致MSCI香港指数跑输MSCI亚洲(日本除外)指数。此外,中美贸易谈判的任何负面发展都可能令香港股市的表现相对欠佳。

地产股动能放缓

至年底前,房地产价格和交易量的增长动能将会减缓疲弱的经济前景,以及全球不确定性预料将会削弱香港房地产市场情绪。今年以来房地产价格已经上涨11%,成交量增加约40%。我们预期风险偏好降低料抑制价格和交易动能。我们下调2019年余下时间的住宅价格预期,由上升4%至6%,调整至0至1%。联邦基金利率前景进一步走低,有助于缓和部分宏观不利因素的影响。然而,短期内房地产需求放缓以及价格持平,可能不利于香港地产商股价表现。

香港2019年第一季GDP按年仅增长0.6%,为连续第三季放缓,并为2012年第一季以来最低。增长疲弱部分是因为高基期效应,去年第一季为4.6%。不过,按季来看,第一季GDP上升1.3%,较去年第四季的下降0.5%有所好转。近期外部环境恶化,全球资本支出疲软以及中美贸易紧张局势升温,打击全球增长前景,包括作为开放经济体的香港。在面临全球逆风挑战之下,本地零售销售和投资的复甦之势仍然脆弱,不过,相对抗跌的房地产市场能提供支持。考虑到第一季GDP令人失望以及内外部挑战,我们将2019年全年香港GDP增长预估值下调至2.4%,原先为2.7%,为政府预估区间2%至3%的低端。

同业拆息续上扬

调整下半年预估值。在今年上半年,香港银行间同业拆息(Hibor)和美元伦敦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(Libor)间的利差逐渐缩小,Hibor-Libor的3个月期利差在近几日几乎弭合(截至撰写本文时为止)。我们现在预期,3个月Hibor利率未来几个月将与Libor大致持平,随着政治及经济风险消退,在未来12个月扩大为折价50个基点。怎幺发生的?我们认为,利差缩小有以下几个原因:Libor今年以来下跌约40个基点、金管局今年3至4月间维持港元滙率在兑换区间的举措以及MSCI指数再平衡导致的流动性减少。另外,本月份以来,银行间市场谨慎因应半年结算前的季节性资金需求,也导致Hibor利率上升。截至撰写本文时,Hibor-Libor的正利差导致美元兑港元滙率下跌至7.83,也就是推动港元脱离7.85 的弱方兑换保证水平。

Hibor利率与美元Libor利率趋于一致,应有助于美元兑港元进一步脱离7.85,朝7.75-7.85兑换区间的中间水平回升。由于香港外部顺差及财政盈余强劲,Hibor-Libor出现正利差的情况并不常见,且较少能长时间维持。然而,由于季节性资金需求、大型IPO的吸金效应以及MSCI指数再平衡(8 月及11 月),流动性预期将较为偏紧。

在银行间流动性极度紧张的情况下(也就是银行体系结余归零),金管局也能够动用备用流动性-约1.1万亿港元的外滙基金票据及债券,通过调整这些票据到期后继续发行的比例来缓和流动性紧张。

中美贸易争端带来的压力。除了季节性流动性紧张外,来自中美关税争端的政治面压力仍将持续。

港元联繫滙率的承诺不变。我们认为,这些压力并不会影响香港政府对于联繫滙率的承诺。港元联繫滙率出现变化的可能性仍低,且我们认为在可见的未来港元联滙制度不会出现改变。港元的货币发行局制度,不只有大量外滙储备的支持,还受到来自于香港特区政府与中央政府对目前滙率安排的全力支持。